分享 - 庄园国际电话18608765024|www.618zy.com|www.988zy.com|528zy.com|988zy.com

首页> 人为何非要与宇宙比?

人为何非要与宇宙比?

作者: 艾米丽

浏览:214

2020年02月17日 23:08:16

苏子愀然,正襟危坐,而问客曰:「何为其然也?」客曰:「月明星稀,乌鹊南飞,此非曹孟德之诗乎?西望夏口,东望武昌。山川相缪,郁乎苍苍﹔此非孟德之困于周郎者乎?方其破荆州,下江陵,顺流而东也,舳舻千里,旌旗蔽空,酾酒临江,横槊赋诗﹔固一世之雄也,而今安在哉?况吾与子,渔樵于江渚之上,侣鱼虾而友麋鹿,驾一叶之扁舟,举匏樽以相属﹔寄蜉蝣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 (苏轼,《前赤壁赋》)

大文豪苏轼有天跟朋友泛舟赤壁,其间有位友人吹起洞萧,萧声「如怨如慕,如泣如诉」,哀怨非常,教人听得忧愁起来。苏轼就问他何故他的萧声声声悲绝,原来正因他们身处于三国名战场赤壁,朋友想起一代枭雄曹操、想起他的诗、想起他当年被困、想起他当年威风一时,号令千军万马南征北伐,举手投足皆影响天下,可是一切一切如今都灰飞烟灭了。再威武如曹操,他的功业他的一切一切都会随时间流逝而消失亦不再要紧,更何况是认为自己比不上曹操的朋友与苏轼,他们如今做的一切又何足挂齿?

豁达的苏轼当然有安慰他的朋友,但我们想说的不是东坡「何妨吟啸且徐行」的洒脱,而是东坡客人的叹息。这种叹息或许不只属东坡的友人,而是你和我也曾经有过。也许就在人生的某一剎那,我们都曾想过:其实现在所做的一切去到几十几百年之后都不复存在,也不再重要,那我们今日的所作所为又有何意思呢?反正一切在将来都不要紧,那一切又有何要紧呢?人在宇宙中宛如一粒尘埃,我们的人生又岂非荒谬吗?

观乎当下

哲学家 Thomas Nagel 在著作《Mortal Questions》其中一章〈The Absurd〉,就曾经回应这种人生观。他认为,我们现在做的事重要与否,其实并不取决于它在几百年之后还重不重要,而是在于当下。他说,如果今日做的事或因时移世易,而在几百年后变得不再重要,那同样道理,几百年之后发生的事也会因为时间相差太远而在今天毫不重要。

既然如此,今天做的事在几百年之后是重要不重要,其实对今时今日的我们都是不重要,因为反正几百年之后事因距离太远,对我们都不再重要了。而其实真正最要紧的,就是我们现在做的事本身重要不重要。假如救了一个快要被车撞倒的小朋友是重要的,不会因为在几百年之后不再重要而在当下失去意义,救人还是值得的。如果今天本来重要的事,都不能令我们人生不再荒谬,那即使它在几百年之后依然重要,那又如何呢?

况且,一件事在未来重不重要,其实需要等到未来才知晓。当然我们能够现在就预测今天做的事在未来有多大影响力,但预测只是预测,并非绝对正确无误的事实。就算我们的预测很有理据,它却只是有理由支持的假定,而非确实肯定。就算退一步说预测是真的,也正如上述的理由而言,几百年后重要与否与今天所做的事的重要性无关。所以,总括而言,对于 Nagel 来说,理性的我们根本就不应该抱持上述的人生观。

东坡客的反击

东坡的朋友真的没有理由去认为,今时今日的所作所为到了若干年后就不重要,所以其实一切都是徒劳吗?不,我认为其实他还是可以有他的道理。

当我们说一件事在目前重要与否才值得关注,相反几百年后其实与今日无关,我们是认为一件事重要与否,其实是可以抽离于时间脉络。这是从我们主体的角度出发去理解事物的意义:几百年后的事都与我无关了,之后的事就归之后,重要与否留在今天,而且是对于今天的我而言。但我想要指出,我们为自己留过的痕迹留不到去未来而苦恼时,其实更有可能是从一种更宏大的宇宙视角来思考,而会发现从这种视角去理解自己的人生乃至当中做过的一切,也许会令我们有理由认为现今做的一切,都没之前所想那么重要。

如果从宇宙的视角出发观照人,人的一生乃至一生中做过的一切一切渺小得短暂得就好像不曾发生过。如果宇宙是一个人,可能他眨一眨眼的时间已经是你的一生。就算你做了可以影响人类几百几千年的功业,在宇宙的角度来看,其长短最多最多也不过是个午睡。如果要把宇宙漫长的历史编成一部书,那我们做的一切,其影响力短暂得夸张异常,大概难以值得写进这部大作。情况就好比没有人会将影响力只维持了一两小时的事写进整个人类的历史,更何况是宇宙史?所以从宇宙的观点看,我们所做的一切,确是不值一提。

所以,当我们认为今日所做的一切不过是数十年的人和事,根本毫不要紧,可能是因为我们暗地里以宇宙的视角来思考自己的人生。当然,这并不完全等于说目前所做的重要事情就不再重要,其重要是对我们而言重要,但对天长地久的宇宙而言,都只是个短暂的笑话。

何必与天地同寿。为什么我们要与宇宙相比呢?

的确,宇宙经历的年月相当相当漫长,而我们的一生亦诚然相对地很短很短。这都是事实。与之相比,我们当真渺小得可怜,但最值得人反问的是:其实为什么我们要与宇宙相比呢?

看一部电影,我们看的就是电影八十分钟内的剧情,在八十分钟之后当然还可以再有剧情,导演可以拍续集,我们亦可以自行构想之后的发展。但八十分钟的剧情依然是最重要的着眼点,这八十分钟几乎就是这部电影的一切(除了之后的后续)。同样地,我们一生假设有八十年,我们着眼点当然也在这一生的八十年。并非说之后的时间完全与我无关,又或者完全不值得我们关注,但首要的还是我们这一生,因为这是我们唯一可能有的剧情。我们评价一部电影时,最首先是以它八十分钟内呈现的一切为基础,而这亦是最合理不过,毕竟这八十分钟内的一切就是我们评价可以依赖的依归。

或者换个说法,我们既然会以八十分钟的剧情来衡量一套电影的质素,那为什么我们会以宇宙时间的长短来冲量一个人的一生,何不以一生来量度一生?同理,我们衡量人生,亦当然应该以一生有的时间来评论,宇宙的时间长短并非不重要,只是它不应是首要考虑的东西。

【免责声明】本内容由用户发布,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Email:kefu@www.japan-ns.com),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我要评论:请登录后参与评论提交
    最新评论:

    这里还没有网民点评,赶快来占个沙发吧!~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

    艾米丽

    文章:193517 篇 评论:796 条
    近期最佳文章